目前分類:小說囈言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傳說」猴太郎(上)


如果給你一隻叫做猴子,和一些仙桃,你會想到些什麼呢?沒錯這個故事…
按照以往的慣例一定會把猴子和仙桃結合起來,結果變成桃太郎。

如果你真的那麼想就錯了。哼,我是誰?我有那麼膚淺嗎?(雖然好像真的
有…)

----以上為作者廢話,以下為正文----

太郎是在天庭的一隻猴子。在天庭裡頭並不是只有原本生為神仙的神類及人
類可以當神的。相比較之下,人類會比其他動物容易當神,是因為他們的神
智早在出生的時候已經被打開了。而且因為先天條件的差異,動物很少能夠
成為二級神的,除了傳說一些種族以外,像是龍、麒麟、玄龜(註一)、鳳
凰,而這些種族是極少在人世間出現的,也因此不被認為人世間一般的動物


於是人世間的動物界便流傳一句話:「生為人間物,永世不成仙。」,當然
這是聽的懂人話的動物說的。從這句話便知道動物界要成仙是多麼困難的一
件事,更何況是二級神,這是根本沒發生過的事情。

太郎本身是五級神,其實以他的實力也許他只能當個六、七級神。但是因為
他有特殊的技能,於是他被認定為五級神。不過人間有種族歧視、神衹間也
有,他受到的眼光當然不會是與一般五級神平起平坐的。但這又是另外一回
事了。

回到太郎的技能,他的技能便是「培養」。因為太郎出身於靈氣聚集、匯集
了無數日月精華的深山曠野裡,於是他對於種植特殊的植物靈藥特別有著天
分。他有著比一邊神衹更敏感的靈氣感應,一般神衹頂多只能感應出這是一
處純淨、豐富的靈氣匯集處。而太郎他卻能為這些有著特殊生命的靈異找出
最適合他們靈氣之處。也因此太郎雖身為動物神,卻沒人會直接明白地表現
出對他的歧視。畢竟,對於五穀皆斷(註二)的神仙,除了修練以外便只有
這些靈丹妙果才能幫助他們有著修為上的成長。

而其中最為人知的,便是太郎從他的故鄉中帶來的,「猴仙桃」。猴仙桃分
為,百年一次結果。三百年一次結果。千年一次結果。太郎便是剛好吃了那
千年結一次果的猴仙桃,也才奠定了他進入神衹的基石。

距離太郎吃下千年猴仙桃已經五百年了,此時應當在天庭桃園的太郎卻負傷
出現在人間,一邊蹣跚的拖著腳步,一邊吃力的說:

「嘿……幸好…那群笨蛋以為我手上頂多是三百年一次的猴仙桃,可是…他
們哪知道,可以結出千年猴仙桃的不止一…咳咳…顆…阿。」

太郎吃力的將仙桃遞到淡綠神(註三)的面前。

他是在天庭少數真的與他聊天而不是因為想要沾一份猴仙桃便宜的神衹。

他還記得,他總毫不在意地說:「反正你都化成人行了,我又看不出來,有
差嗎?」

他還記得,他總是在人間有熱鬧事情的時候,唯一主動找他去玩的人。問他
原因,他總無所謂的回答:「誰叫我是個怪人,跟你比較聊的來,走拉,怪
猴。」

於是他甘願為他,值得嗎?他曾說過:「值不值得,是自己決定的。」雖然
後面他又補充了一大堆人間所發明的那些鬼的唯心論、唯物論,但他卻只是
清清楚楚的記得這句話,甚至連當時他眼裡那飛揚的神彩都記得一清二楚。

「太郎,要不是我真的需要,我也不會…」

「沒關係,你拿去吧,你說過的。」太郎語氣堅定的說,「你說過的,值不
值得,自己決定。」

「太郎,謝了。」淡綠神明明身受重傷卻微微一笑,笑容帶點狡獪的「不過
…我也不是沒條件收你這份大禮的…」

淡綠神伸出手來,手上是一顆發散著七色彩光的石頭。

「這是…!!」

太郎非常驚訝,他感覺到石頭無窮無盡充沛的靈氣,為神也不短的一段時間,
卻從沒看過如此的東西。

「女媧石!」

淡綠神笑得更開心了,臉上的表情像是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

待續…

註1:

玄龜本龜要我強調,玄龜本身並不是烏龜,他只是長的像而已,烏龜不過是
他的遠親,就好比猴子是人類的遠親一樣,請大家別再誤解他了。相信您總
不會喜歡從頭到尾被人指著鼻子說:「黑,你這隻猴子!」,吧。

註2:

神衹雖五穀皆斷,但不代表不食人間煙火。他們一樣可以吃東西,只是這些
東西對他們只剩下純味決的感受,毫無任何類似營養、熱量等作用。因為神
衹成長所需要的是屬於類似靈氣等純淨的能源,而猴仙桃便是一類。

註3:

大概很多人都忘記他了。(搞不好根本沒人看你這篇,哪來的人。)這角色
出現在小玉企鵝,為二級神。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隻灰色的小企鵝正仰望著蔚藍的天空,現在南極短暫的夏季。雖然氣
溫對一般動物來說還是十分寒冷,但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不可多得恩惠了


「小灰,你又在看天空了阿,還不多練習練習游泳。」一隻約小灰兩倍
身高的公企鵝搖搖晃晃得朝著小灰走過來。

「爸爸、爸爸,你說神的使者會飛過來接我們,是真的嗎?」小灰抬頭
仰望著爸爸,小小純黑的眼睛流露出的盡是惹人憐愛的目光。

企鵝爸爸憐愛地摸摸了小灰的頭。

「傻孩子,當然是真的,這可是冰女(註1)留給我們的預言。」

企鵝爸爸也抬頭望著天空,眼神似乎飄到了天空以外,好遠好遠,裡頭
有的不只是期待也隱含著對於未知微微的恐懼。


「為了感謝你們,當一隻名為燕子的動物從天空歸來時,他將帶領你們
,將賜於你們榮耀以及數百年的繁榮興盛。」這是不久之前,冰女離開
時所遺留下來的最後一句話。

到底為什麼在此地生活了千年之久的冰女要突然離開,這一切對於企鵝
一族都是未知的謎題。畢竟對方是神衹,也不敢去多問些什麼。

企鵝爸爸眺望著天空,心中似乎有些不好的預感。「但,到底發生了些
什麼事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冰女毫無預警的離開這塊地方。

企鵝爸爸用雙手推著小企鵝,他們一大一小穿過附近的同伴,左搖右晃
地朝反射著陽光的大海前進。

「走吧走吧,我們去游泳吧,媽媽已經在海裡面等我們了喔。」

小灰興奮地回答,「恩。」小孩子的優點就是學的快,把煩惱忘的也快


企鵝爸爸低頭看著小企鵝的臉,心裡想著,「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畢竟
還是先顧好這小子吧,再過不久他就要學習自己獨立了呢。」

就這樣邊走邊看著小企鵝的臉,企鵝爸爸的臉上似乎像是南極的夏天一
樣,從反射灼灼陽光的冰山綻出了些許幸福…


----

註1.請看「傳說」小玉企鵝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上一篇冬瓜熊刊出之後,受到了廣大的迴響。(事實:沒有半個回應)

尤其是有許多人電話來詢問那位神祇後來怎樣了?(事實:沒人知道我的電話)

於是為回應這廣大的讀者,便推出了小玉企鵝這篇。(事實:只是自嗨)

前提:在黃帝時代的天界之爭導致了民不聊生(因為根本沒有人理百姓死活)
於是這時便有一位不知名的神衹站了出來救助百姓,但也因為救助的事情曝光
後卻因此銷聲匿跡,而真正的原因在....

-------------------------------正文開始---------------------------

原來在冬瓜熊事件中救助人類的神祇,因為幫助了人類力量大失,而被趁機陷害
,逼不得已這位神祇因此負傷逃出天庭。

也許表面上看起來幫助人類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為何要特別去陷害一個不知
名的神祇。但事實上,雖然這神祇不知名,卻擁有二等神的力量(神分十等,其
中一等及二等神十分稀少,而其中一等神幾乎都是開天闢地以來就存在的,如盤
古、女媧,但他們也幾乎不管人間及天界的事情,天界傳說他們早已轉往比天界
更高的層次了。在天界也有某些神是以修練成為一等神為目標的,就好比人間有
人類則是希望修練成仙。)(註1)

在這個敏感的時刻,天庭正分兩派不斷鬥爭攻訐,一方面任何一方都害怕有破壞
平衡的勢力加入對方陣營。另一方面是天庭擔心人間的聲望受影響,畢竟天庭雖
與人間是兩個世界,但與人間還是有許多利益掛勾的。最後一方面則是在許多兩
派定立一些關於剝削人間的自利規則時,這位神祇多方面出來阻擋,於是兩派都
心生不滿,只是礙於身為神便隱忍不發作。(不過大部分的自肥規則還是通過了
,畢竟孤掌難鳴。)

因為以上種種原因,於是雙方人馬便在他用本身法力增幅法寶實力大施時,設法
將他除去,只是終究還是被他逃脫。他,便是【淡綠神】(他自己稱呼自己的稱
號),在負傷時利用法寶作為掩護,便逃往了人間。而住在南極的另外一神祇,
三級神【冰女】因知道了他的情況便派出了自己的神獸帶著南極療傷聖品前往淡
綠神所躲的地點。

傳說中冰女的神獸是一隻名為小玉的企鵝,與一般企鵝不同的是小玉可大可小,
大時可為四公尺巨獸,小時可屈居一個手掌大小,並能日飛數千里(這邊是指公
里)。於是小玉便帶著一顆西瓜狀聖果前往當時位於地球南邊的一片土地。

這西瓜正式的名稱為,千寒藍玉瓜。是在生長一個透明的萬年寒冰層中,經過了
千年的生長,最終結果為一顆手掌大,藍色帶些透明有數條黑色流光的斑紋的西
瓜。據說這是女媧居住在南極時所栽種的西瓜。

只是畢竟這西瓜太過神奇,原本在南極時還好,有著南極特殊的磁場可以壓制他
的靈氣,但一離開了南極,西瓜本身千年來所吸收的月光、日光、極光及冰寒氣
息所練化出來的特殊靈氣過於強烈,以致吸引到天庭的注意。也引起了許多貪婪
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但也因為天上兩派惡鬥以久,雙方都不敢輕舉妄
動,以致於雖然兩派暗中有所行動,卻也讓小玉犧牲了自己安全的把千寒藍玉瓜
給送到淡綠神的手中。要不,哪怕小玉和冰女都犧牲了,也保不住這寒玉瓜的安
全送達。

想當然爾,於是知曉內情的後人為了紀念小玉的犧牲,便把他們所種的出新品種
西瓜稱為小玉西瓜。

至於淡綠神拿到千寒藍玉瓜之後的後續,這又便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

註1:神為天生,仙為後天修練。但基本上分類都是一到十等。分類的基本原則為
力量的大小、特殊性及範圍。但也存在著少數所謂的榮譽等級存在,這通常是給予
有特殊貢獻的人。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的開頭似乎都要用「在很久很久以前……」不過這次的故事
真的是在很久以前,遠在黃帝時代的故事。

那是關於一隻『冬瓜熊』的故事。

傳說中,黃帝打敗蚩尤統一各部族後,那一年因為蚩尤的魔力及
怨恨還殘存在這個世上,於是天氣異常的乾旱。黃帝眼看各部族
百姓就快生活不下去了,於是狠下心來,決定厚著臉皮向天上的
神衹乞求降雨。

(其實黃帝原本也是天上的神衹之一,只是因為某些原因,讓天
上的神衹分裂成兩派,一派主張親人,一派主張放其自我生存,
黃帝本身就是放棄自己本身的神格,下降到人間的人神。)

只是沒想到此時在天上的神衹也因為內部的紛亂,沒有人有餘力
幫助黃帝。只要任何一方去幫忙,很有可能就會打破實力的平衡
、或者被冠上莫須有罪名,變成任何一方勢力的目標,就連中間
勢力的神衹也是這樣而不敢任意幫忙,尤其是跟他們沒有直接利
益關細的人類。

只是這時有一個也是偏向親人神派,但是卻一直沒有表露的神於
心不忍,於是便派了一隻自己的神獸帶著神器下去人間。神獸化
做一隻兩公尺三十公分左右身高的熊,帶著一個大冬瓜(由神器
化成)來到了黃帝的住處,將冬瓜交予黃帝,並交代黃帝在使用
的時候記得將冬瓜剖開即可。

黃帝將冬瓜剖開,馬上傳出從中空的冬瓜傳出一股香甜清香,裡
頭是深琥珀顏色的蜜水。而且不管黃帝倒出多少,蜜水總會比冬
瓜本身多出幾百倍源源不絕地流出。喝過這深琥珀般蜜水的人病
痛好了一大半、不止解渴還讓飲用的人充滿了飽足感。

不過這樣的神器也是有使用條件的,每天不能超過一百壺,而且
要避免在晚上時使用,以免神器洩漏出的神力被天上的其他神衹
發現。只是百密總有一疏,在過了數百個夜晚後,蚩尤的殘羽為
了報復黃帝,而在某一天晚上使用伎倆將冬瓜打開,放在地上讓
源源不絕蜜水流出,最後驚動了天上。等到黃帝發現時已晚。

隔天,只見神熊回來取走這神器。天上那個善心的神衹也從此不
知去向。沒有人知道他是被其他神衹處罰,還是暗中逃走了。而
那片流滿神器蜜水的那片地,數天後也長出了像是神器樣子的瓜
類。這便是冬瓜的由來。而後人為了紀念這件事情,於是釀了冬
瓜茶,這也便是世間冬瓜茶出現,但傳說中,由那片土地種出的
冬瓜所釀出的冬瓜茶,是不需要加糖本身就會有淡淡的香甜清香


至於那個善心的神衹和冬瓜熊,也因為黃帝拿到這神器時極為保
密,便沒有公布,世人爾後便也沒聽過他們的消息,只有少數被
告知的族長繼續傳頌下去。

然後,便又是另外一個故事的開端了。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年剛剛走出那棟廢棄的房子,心理不由得低咕著。怎麼是荒郊野外阿,又不是綁架。
唔…不過仔細想想這根綁架好像也沒什麼差別。接著走沒幾步便看到了一部B開頭的車子
,雖然青年對這方面沒有研究,但是看它的外型,至少也要上百萬。

「搞不好,她真的是做綁架的,不然怎麼那麼有錢。」

老師從房子裡頭慢慢的走出來,看見青年還站在那邊看著車子「你還在看什麼,還不趕快
上車。」

因為一時間還摸不清楚老師的底細,還是乖一點好了「喔。」青年心理想著。

青年挑了後面的座位乖乖的坐著,不敢亂動,雙手安分的放在膝蓋上。就像是一個很怕老
師的小學生上課時候的樣子。

車子行進的其間,青年望了望外頭的風景,是某一條高速公路,可是幾乎屬於完全路癡的
青年,根本認不出來。

「坐在後面那個小學生。」

「蛤?」

「就是叫你,懷疑嗎?」

「沒有沒有。」

「為了方便叫你,從今天以後你就叫做羅凌林,高凌風的凌,雙木林。等等我會發一套關於
你的身份證明偽造文件給你,你自己要去背起來。外號就叫做小學生好了,看你坐的那麼像
是小學生。」

偽造文件,搞不好這老師是某超能力犯罪集團的首腦人物?

「那個老師…」青年苦笑的想反駁。

「發問不會舉手阿。」

是…沒辦法,形勢比人弱,好吧。凌林慢慢的舉起了手。「老師,我想發言…。」

「說吧。」雖然看不到老師在前面的模樣,不過凌林可以想像出來老師那種捉弄人的神情。

「可不可以改別的阿,叫小學生真的好像…」凌林的聲音越說越低,畢竟認識到現在短短的
根本不到幾個小時,誰知道對方到底是怎樣的人。

「恩,好吧,不然叫你高中生好了。不準再改了,也不要問我為什麼。」老師的聲音透露著
愉快,令凌林實在搞得有點糊塗,為什麼要叫做高中生,為什麼老師會因為這樣愉快。

想著想著,凌林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或者該說,他想起了一件想不起來卻很重要的事情。

羅凌林?羅凌林?羅凌林?奇怪,到底有什麼東西呢?凌林的心底充滿著一個奇怪的感覺,
明明有個東西很重要、很不想忘記,可是又偏偏記不起來。

「羅凌林……阿…!!」一邊思考一邊在嘴邊微念的凌林突然大叫了起來。

「叫那麼大聲怎樣,你想用光輪兩千飛過去嗎。」

其實凌林也不過發出了一般的聲量,不過面對一個可以投出火球,還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老
師,凌林也只能乖乖低聲下氣的說:「沒有拉,我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記不起來我叫做什
麼名字,你能告訴我嗎…」

雖然低聲下氣,但是凌林的聲音裡頭還是充滿著渴望,想要知道的渴望。也許人的潛意識裡
頭就是想要尋找屬於自己源頭的那份根源吧,要不人類的起源這個問題也不會被人類如此渴
望的討論著。

「暫時還不行…」老師的語氣出奇的沈穩,很明顯的和之前捉弄人的口氣不同。

「時候到了你就知道了」

凌林鼓起勇氣,畢竟這個問題對於他真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重要「那什麼時候才算是時候到
了呢?」

「等你慢慢成長時…可以運用你的能力時…你就會想起了。」

聽到老師出奇的用這樣的口氣說話,他知道老師無論如何也不會透露了。成長時,那是什麼
意思?代表什麼意義?凌林沈默下來,腦海裡不斷思考著各式各樣的問題。

「但是也許你永遠不會成長到那個地步了。」老師心底默想這句沒說出的話。

大約離開那棟廢棄的房屋半個多小時後,凌林他們一行人來到了海邊,那邊有著一棟六層樓
高的廢棄樓層,看起來像是飯店般的外表,不難想像出這棟房子剛建成時的豪華氣派。

「越來越有綁架集團的氣勢了,連住的房子都是這樣…」凌林下車後,仰頭望著這間廢棄的
旅館。

「我們進去吧。」

雖然明知道在這個曖昧不明的時候發問很危險,但是凌林還是小聲的說「老師…」

老師停下腳步,用一種不耐煩的眼神看著他「又有什麼事?」

「我…我只是想問,為什麼會選這棟建築廢棄的旅館當居住點阿。」凌林微微屈著身子,腳
底早就做好閃躲任何火球的準備了。

老師不耐煩的回答「本來還以為你很聰明的,沒想到那麼笨!」

「阿?」

「你看我的裝備是什麼?」

「巫…巫婆。」

「那我們的協會是叫做什麼?」

「隱者協會。」

「那就對了,一個會丟出火球的巫婆,一個叫做隱者協會的奇怪組織,難道會選擇在台北西
門町駐點嗎」

老師一邊說著,一邊露出詭異的微笑,手慢慢舉起手指成碗狀,一個淡藍色的火球慢慢在他
手掌中形成。淡藍色的火焰映著紫色巫婆貌底下那張微微蒼老的臉,雖然老師的臉並不像是
是小說裡頭臉上佈滿了歲月的刻痕,但這樣的景象在大白天卻也令人不寒而慄。

「喔喔喔…我知道了,我們快進去吧,我快等不及了。」凌林原本準備好隨時逃開的雙腳,
頓時間軟了下來。

「怎麼以前看小說都沒這樣的感覺,現在我才知道光是魔法出現的那股氣勢就那麼恐怖。」
凌林想著。

老師看著凌林那副樣子,突然哼了一聲,頭也不回便先走了進去。

老師似乎想到什麼,一邊放慢腳步一邊說「另外還有兩個原因,這邊是政府建的蚊子屋,原
本說好聽是要來發展觀光用的,不過根本是拿來騙選票的而已,所以最後我就毫不客氣的居
住下去了,不然建來也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在後頭與老師一直保持著三公尺距離的凌林想「你真的有繳稅嗎?」

「另外一方面,雖然那麼多養蚊子屋,就也這間比較隱密而且設施比較好了。像是有一間在
台北縣的蚊子屋偷工減料不說,連地下室都會淹水,電箱的防水還是用泡棉亂塞的。」

「看我做什麼,這是現代的魔法,網路魔法。」

「進來吧。」等凌林進來後,老師手畫了一下手指迸出一絲藍色的火花便按下了六樓。

老師解釋著「雖然地處偏僻但是還是要些措施的,不管是電梯還是樓梯,六樓都有結界保護著
,不懂魔法的人是無法按下六樓或者打開六樓的門的。」

電梯門一打開時,突然一聲青澀稚嫩的聲音傳來「老師…你回來了阿……」說話的人還故意把
尾音拉長。

凌林仔細一看,傳來這樣聲音的是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綁著馬尾的少女。五官標緻,兩眼水
汪汪的在紅通通的兩頰下襯托的更為水靈,少女用著疑惑著眼神看著凌林。

「他是…?」

「繼承者。」

「哇,繼承者耶。」少女聲音透露著興奮,仔細的打量著凌林,似乎看到了什麼稀奇又可愛的
東西。

凌林被看的不好意思,雖然很想多看少女幾眼,但是眼神還是不敢放在少女身上,只好出聲打
破這個尷尬「老師…她是?」

「我的養女。」乾脆直接,老師馬上在一個靠窗的地方坐下來,打開螢幕,手飛快的打著帳號
密碼。「旁邊的沙發自己隨便坐吧,有什麼問題就趁現在快問吧,等等我還要跟你解釋關於神
器還有你未來的任務。」老師一邊說著,一邊在螢幕上瀏覽,一邊手不斷的移動滑鼠和不時的
打鍵盤。

「不用了,現在沒什麼問題,請您直接解釋吧,有問題我再問就好。」

老師鄭重的說「用您這招是對我沒用的,你直接叫你或者老師就好,接下來我要解釋的是,神
器、力量以及你的任務和未來…」尤其在最後兩個字的時候加重了尾音…。

「未來嗎…」凌林不自覺的唸著。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很久很久以前我便想要寫小說了,可是一直以來因為內外許多問題及因素而都沒真的動筆去完成一部小說。最主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我自認為文筆差,寫不出可以拿出來看的作品吧。

只是,大學生活已經快結束的我,如果還是不寫,那要拖到什麼時候才會去寫呢?出社會?三十歲?四十歲?還是乾脆等退休後再寫?

想做,什麼都不會是理由。不想做,那麼就什麼都可以是理由。

因此我抱著這樣的心情,戰戰兢兢的寫下這部小說。

老實說我並沒有信心說他好看,也沒有信心他達到我所要的那種感覺。但是還是希望,如果有願意閱讀這部小說,認為還看的下去的人,可以給我點意見、無論是批評或者讚美,都很希望有人可以給我一些意見。

在此,先獻上我千萬分的感激,謝謝任何一位願意閱讀我這部小說的人。謝謝任何一位願意提供這部小說無論正反意見的人。

-------------



「力量…你渴望力量嗎?」一聲平淡清鈴的聲音像是穿過了時空的限制地到來。

「我不要…我只要……」一個虛弱的男性聲音漸漸減弱。

「力量…你渴望改變一切的力量嗎?」平淡清鈴的聲音再度響起。

虛弱的聲音耗盡了所有力氣緩緩說出「改變…嗎…我…要…」



「那麼,就給你吧。」

-----

「痛痛痛,頭好痛阿。」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白色襯衫和深藍牛仔褲的青年,大約二十
來歲,白色的衣服上還沾著一大片一大片血跡,看起來怵目驚心。

「頭好痛阿,我在那邊阿?」青年轉頭向四周看了看。

很明顯的這是一間沒人居住的房子,裡頭除了他以及他地上的那塊紙板外什麼都沒有。

「你在那邊並不重要。」

聲音突然嚇了青年一跳,身體跟著顫抖了一下,馬上往後轉頭。「你…」

「我是誰對吧?」輕柔而帶點蒼老的聲音,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約六十來歲的歐巴桑,
不過它的衣著與常人不同,是一套…像是巫師一樣的紫色巫婆裝!?

「恩恩。」突然受了震撼的年輕人,搞不清楚狀況,又實在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只
好先猛點頭。

「你先什麼都不要問,等我一一把事情說完你在開口。」

穿著紫色巫婆裝的老人,也不管年輕人一臉茫然的樣子便接著下去說。

「首先,我是隱者協會的人。你先不用管什麼是隱者協會,總之是一個在你以前世界所不
可能接觸到的組織。」

「再來,你的命是我救的。是用某種非常特別的道具所救你的,或者你可以稱"它"神器,
可能會問我為什麼救你,那是因為你的條件符合,而且並不是我選擇你的是"它"。」

「最後,你要為我的組織效命,因為這是擁有這神器力量的人的天命。你可以選擇不要,
不過我便會收回神器,你便會死亡,而我會繼續等待下一個適合者出現。」

「有什麼問題嗎?」

「有…是有,不過你可不可以給我幾分鐘整理一下思緒。」

「科科,我知道,就跟遇到了外星人還跟你打招呼,看到PTT西斯版的版眾都不西斯了一樣
的感覺吧。」

PTT?坐在地上的青年眼神呆滯,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不知道該笑還是不該笑好,沒想
到對方還有興趣開玩笑,而且居然巫婆也會上PTT。

「不相信嗎?」巫婆似乎不給他消化驚訝的時間。「那你看這個吧。」接著隨手一擺,從她
寬大的袖子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火球,坐在三步距離外的他隱隱約約的還能感覺到這火球的溫
度。

接著,手一推,巫婆手上的火球便丟到了五公尺遠的牆壁上。

轟!的一聲。並不是想像中的爆炸聲,而是空氣被瞬間燃燒掉的聲音。隨著火光的褪去,原
本白色的牆壁已經變成了一片漆黑。

「這樣你相信了嗎?放心,他不會叫你做一些違背道德的事情。」

「他?」

「就是神器。」

腦中一片混亂。這大概是青年目前唯一適合拿來描述的一句話了。

「沒時間了讓你考慮了…」巫婆再度抬起手來,不過這次朝向的不是牆壁。

一顆手掌大的火球正對著青年。

「好。」反射動作般的回答。

正面看和側面看果然有截然不同的感覺阿…青年苦笑。

「那好,我們走吧。」巫婆似乎很滿意這直接不做作的回答,手放了下來,火球消融於空氣
當中。

「我可以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嗎。」

「可以。還有你可以叫我"老師"。」巫婆微笑道。

「什麼時候契約才可以解除。」

老師沈默了一秒,微笑的說「等到PTT的鄉民都不鄉民時。」老師似乎很滿意自己這個玩笑,
微笑還是掛在臉上。

不過青年的臉明顯的卻垮了下來。

「放心,時候到了就會跟你說了,我們走吧,先回學校去吧。」

「學校?」青年疑惑問的問。

「就是我們的基地。」

「怎麼去阿?光輪兩千嗎?」青年突然有點佩服他在這種情況還會開玩笑。

老師沒好氣的瞪他一眼說「現在有兩個選擇給你選,一是把你的腳當光輪兩千來用,二是好好
的當個現代人,搭我的車去,請問新的繼承者您要選哪種呢。」老師的手再度揚起。

轉眼間青年已經在門口作勢要出去了「老師,你怎麼還在那邊阿,我們快去吧,我快等不及了
。」

還有能力開玩笑阿,這小子的心裡素質看起來還不錯。

老師臉上露出一個複雜的微笑。雖然不知道這次繼承者實力如何,但是至少不會太無聊了。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你不去做而會後悔的?












                           既然有,為什麼不去做!?













怕羞、擔心做了之後後悔、懶惰、沒時間、沒錢、害怕他人眼光…還是其他?


                          如果有,請輕輕的放慢你的腳步。
                                  請輕輕的把呼吸延長。
                           輕輕的觸碰你的心,仔細想想…














                                   這樣,真的好嗎?












                              我真的就這樣沒關係嗎?


















           你心中那股可望如此騷動著,你真的選擇了不後悔嗎?
















                                         想飛~

                          你的心是否是這樣想著?











飛行需要等待氣流,沿著氣旋直上青天。沒有氣流,我們只要有著強健的翅膀
一樣可以遨遊天空。縱使你沒有強健的雙膀,想飛的心,依然可以幫你造出滑
翔翼。



           不管停留在天空多久,在離地的那一瞬間,那都稱做飛翔。


---------

以下引用自「九把刀」

夢想不是掛在嘴邊炫耀的空氣,而是需要認真的實踐。
                                                                               
等到對的風,我們展翅翱翔。
                                                                               
沒有風,只要擁有足夠強壯的翅膀,我們照樣拔地飛行。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完成了什麼,而是如何完成它。
                                                                               
天空見。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