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剛剛走出那棟廢棄的房子,心理不由得低咕著。怎麼是荒郊野外阿,又不是綁架。
唔…不過仔細想想這根綁架好像也沒什麼差別。接著走沒幾步便看到了一部B開頭的車子
,雖然青年對這方面沒有研究,但是看它的外型,至少也要上百萬。

「搞不好,她真的是做綁架的,不然怎麼那麼有錢。」

老師從房子裡頭慢慢的走出來,看見青年還站在那邊看著車子「你還在看什麼,還不趕快
上車。」

因為一時間還摸不清楚老師的底細,還是乖一點好了「喔。」青年心理想著。

青年挑了後面的座位乖乖的坐著,不敢亂動,雙手安分的放在膝蓋上。就像是一個很怕老
師的小學生上課時候的樣子。

車子行進的其間,青年望了望外頭的風景,是某一條高速公路,可是幾乎屬於完全路癡的
青年,根本認不出來。

「坐在後面那個小學生。」

「蛤?」

「就是叫你,懷疑嗎?」

「沒有沒有。」

「為了方便叫你,從今天以後你就叫做羅凌林,高凌風的凌,雙木林。等等我會發一套關於
你的身份證明偽造文件給你,你自己要去背起來。外號就叫做小學生好了,看你坐的那麼像
是小學生。」

偽造文件,搞不好這老師是某超能力犯罪集團的首腦人物?

「那個老師…」青年苦笑的想反駁。

「發問不會舉手阿。」

是…沒辦法,形勢比人弱,好吧。凌林慢慢的舉起了手。「老師,我想發言…。」

「說吧。」雖然看不到老師在前面的模樣,不過凌林可以想像出來老師那種捉弄人的神情。

「可不可以改別的阿,叫小學生真的好像…」凌林的聲音越說越低,畢竟認識到現在短短的
根本不到幾個小時,誰知道對方到底是怎樣的人。

「恩,好吧,不然叫你高中生好了。不準再改了,也不要問我為什麼。」老師的聲音透露著
愉快,令凌林實在搞得有點糊塗,為什麼要叫做高中生,為什麼老師會因為這樣愉快。

想著想著,凌林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或者該說,他想起了一件想不起來卻很重要的事情。

羅凌林?羅凌林?羅凌林?奇怪,到底有什麼東西呢?凌林的心底充滿著一個奇怪的感覺,
明明有個東西很重要、很不想忘記,可是又偏偏記不起來。

「羅凌林……阿…!!」一邊思考一邊在嘴邊微念的凌林突然大叫了起來。

「叫那麼大聲怎樣,你想用光輪兩千飛過去嗎。」

其實凌林也不過發出了一般的聲量,不過面對一個可以投出火球,還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老
師,凌林也只能乖乖低聲下氣的說:「沒有拉,我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記不起來我叫做什
麼名字,你能告訴我嗎…」

雖然低聲下氣,但是凌林的聲音裡頭還是充滿著渴望,想要知道的渴望。也許人的潛意識裡
頭就是想要尋找屬於自己源頭的那份根源吧,要不人類的起源這個問題也不會被人類如此渴
望的討論著。

「暫時還不行…」老師的語氣出奇的沈穩,很明顯的和之前捉弄人的口氣不同。

「時候到了你就知道了」

凌林鼓起勇氣,畢竟這個問題對於他真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重要「那什麼時候才算是時候到
了呢?」

「等你慢慢成長時…可以運用你的能力時…你就會想起了。」

聽到老師出奇的用這樣的口氣說話,他知道老師無論如何也不會透露了。成長時,那是什麼
意思?代表什麼意義?凌林沈默下來,腦海裡不斷思考著各式各樣的問題。

「但是也許你永遠不會成長到那個地步了。」老師心底默想這句沒說出的話。

大約離開那棟廢棄的房屋半個多小時後,凌林他們一行人來到了海邊,那邊有著一棟六層樓
高的廢棄樓層,看起來像是飯店般的外表,不難想像出這棟房子剛建成時的豪華氣派。

「越來越有綁架集團的氣勢了,連住的房子都是這樣…」凌林下車後,仰頭望著這間廢棄的
旅館。

「我們進去吧。」

雖然明知道在這個曖昧不明的時候發問很危險,但是凌林還是小聲的說「老師…」

老師停下腳步,用一種不耐煩的眼神看著他「又有什麼事?」

「我…我只是想問,為什麼會選這棟建築廢棄的旅館當居住點阿。」凌林微微屈著身子,腳
底早就做好閃躲任何火球的準備了。

老師不耐煩的回答「本來還以為你很聰明的,沒想到那麼笨!」

「阿?」

「你看我的裝備是什麼?」

「巫…巫婆。」

「那我們的協會是叫做什麼?」

「隱者協會。」

「那就對了,一個會丟出火球的巫婆,一個叫做隱者協會的奇怪組織,難道會選擇在台北西
門町駐點嗎」

老師一邊說著,一邊露出詭異的微笑,手慢慢舉起手指成碗狀,一個淡藍色的火球慢慢在他
手掌中形成。淡藍色的火焰映著紫色巫婆貌底下那張微微蒼老的臉,雖然老師的臉並不像是
是小說裡頭臉上佈滿了歲月的刻痕,但這樣的景象在大白天卻也令人不寒而慄。

「喔喔喔…我知道了,我們快進去吧,我快等不及了。」凌林原本準備好隨時逃開的雙腳,
頓時間軟了下來。

「怎麼以前看小說都沒這樣的感覺,現在我才知道光是魔法出現的那股氣勢就那麼恐怖。」
凌林想著。

老師看著凌林那副樣子,突然哼了一聲,頭也不回便先走了進去。

老師似乎想到什麼,一邊放慢腳步一邊說「另外還有兩個原因,這邊是政府建的蚊子屋,原
本說好聽是要來發展觀光用的,不過根本是拿來騙選票的而已,所以最後我就毫不客氣的居
住下去了,不然建來也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在後頭與老師一直保持著三公尺距離的凌林想「你真的有繳稅嗎?」

「另外一方面,雖然那麼多養蚊子屋,就也這間比較隱密而且設施比較好了。像是有一間在
台北縣的蚊子屋偷工減料不說,連地下室都會淹水,電箱的防水還是用泡棉亂塞的。」

「看我做什麼,這是現代的魔法,網路魔法。」

「進來吧。」等凌林進來後,老師手畫了一下手指迸出一絲藍色的火花便按下了六樓。

老師解釋著「雖然地處偏僻但是還是要些措施的,不管是電梯還是樓梯,六樓都有結界保護著
,不懂魔法的人是無法按下六樓或者打開六樓的門的。」

電梯門一打開時,突然一聲青澀稚嫩的聲音傳來「老師…你回來了阿……」說話的人還故意把
尾音拉長。

凌林仔細一看,傳來這樣聲音的是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綁著馬尾的少女。五官標緻,兩眼水
汪汪的在紅通通的兩頰下襯托的更為水靈,少女用著疑惑著眼神看著凌林。

「他是…?」

「繼承者。」

「哇,繼承者耶。」少女聲音透露著興奮,仔細的打量著凌林,似乎看到了什麼稀奇又可愛的
東西。

凌林被看的不好意思,雖然很想多看少女幾眼,但是眼神還是不敢放在少女身上,只好出聲打
破這個尷尬「老師…她是?」

「我的養女。」乾脆直接,老師馬上在一個靠窗的地方坐下來,打開螢幕,手飛快的打著帳號
密碼。「旁邊的沙發自己隨便坐吧,有什麼問題就趁現在快問吧,等等我還要跟你解釋關於神
器還有你未來的任務。」老師一邊說著,一邊在螢幕上瀏覽,一邊手不斷的移動滑鼠和不時的
打鍵盤。

「不用了,現在沒什麼問題,請您直接解釋吧,有問題我再問就好。」

老師鄭重的說「用您這招是對我沒用的,你直接叫你或者老師就好,接下來我要解釋的是,神
器、力量以及你的任務和未來…」尤其在最後兩個字的時候加重了尾音…。

「未來嗎…」凌林不自覺的唸著。

weweme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